评逃犯被劝返回国:何时适宜给贪官上幸福课

  社会上一直有人说贪官不幸福。有的专家说,贪官成天担惊受怕的,心理压力大,焦虑,睡眠质量低,很容易得心血管病。还有专家断言贪官并不觉得幸福,并用经济学作出解释,证明贪腐是一条错误的人生道路。

  通过权钱交易弄到很多钱,但觉得压力大、很累、很焦虑、不幸福的人应该是大有人在。11月初央视曾报道,山西两名B级逃犯孔彬和朱玉杰逃亡10年,早在南非办了工作居留,花费100多万美元买了别墅,虽然每天花天酒地,但总是感觉不到幸福,惶惶不可终日,甚至有时觉得生不如死。现在他们接受劝返回国。

  专家据此解释,贪官之所以感觉不到幸福,是因为他们不懂经济学,从头到尾给自己算了一笔糊涂账。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萨缪尔森有一个方程式,个人幸福=物质效用/消费欲望。效用是指人们通过消费物质或劳务得到的满足感,欲望是指获得满足的愿望。此方程式告诉我们,www.357648.com!幸福与效用成正比,与自身欲望成反比。人越贪婪,可以贪得越多,但所获满足感反而越低。

  但腐败分子感觉不幸福的结论本身存疑,研究样本就是一个陷阱。觉得不幸福的例子不少,但觉得幸福的也未必不多,不问幸福不幸福的也大有人在。据媒体公开报道,美国加州阳光海岸、纽约长岛有很多中国过去的贪腐家庭购置豪宅,过着挥金如土的生活,他们对于人生幸与不幸的评价如何我们不得而知,但我们不可贸然说他们都觉得自己不幸福。

  幸福是一种人生理想状态,是一种瞬间感受,不是用来给生活和人生“盖棺定论”的。丘吉尔患有抑郁症,他自己一定不乏人生不幸福的感觉,但是他在政治中找到了乐趣。有些时候,他未必不会油然而生出一种幸福感。历史上很多皇帝、王侯将相、总统总理一生叱咤风云,但若问他们觉得幸不幸福,恐怕他们很难回答。

  跟贪腐分子谈谈幸福哲学、幸福经济学,不是不可以,这样做的目的似乎是要拨开他们认知上的迷雾,帮他们迷途知返,反腐是个中良苦用心所在。但反腐的关键是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,用笼子将权力关起来,给笼子里的官员上上幸福课,他们可能听得进去;如果权力在笼子之外,你去给有权有贪念的人去讲大道理,他们是绝对听不进去的。

  据《史记》记载,秦相李斯在始皇死后遭赵高陷害,夷三族,临刑看着儿子慨叹:“吾欲与汝复牵黄犬、臂苍鹰,出上蔡东门逐狡兔,其可得乎?”这使我们想起几天前有报道说,广东省政协原主席朱明国被双规,向中纪委提到回海南老家种地的愿望。打猎、种地,这些要求很低,可惜也成了奢望。

  如果我们去给临刑的李斯、被双规的朱明国讲幸福经济学,相信他们会听得进去,教学效果上佳。但如果在此之前,还没有制度的武器的批判,就祭出哲学批判的武器,他们一定骂专家“聒噪”。中国有不少成语,比如“不见棺材不掉泪,不到黄河不死心”、“不撞南墙不回头”,说的就是这个意思。

  李斯醒悟只有临刑前一刻,而他贪恋权力与富贵是一辈子的事业。朱明国严重违法违纪也由来已久。我们的一个教训是,跟贪腐分子讲哲学讲早了,勉为其难则效果不彰,反而是我们自误了反腐大业。□ 杨于泽

  一手让企业登陆“游戏场”,一手让进场的企业有游戏的筹码,中国经济才有希望,中国股市才有未来。[全文]

  后来她和另外两个女孩子分开了,被人带到了庐江县汤池镇,随后被卖给当地一个男子做老婆。[全文]

  从政以来常参加公益文宣等活动,建立了健康活力的正面公众形象。这样的,你了解吗?[全文]

  房祖名在狱中寄情书本,入狱后113天就已经借了超过100本书。除了看书,他也创作剧本、积极写歌。[全文]

  以马其顿一国的力量击溃希腊联军;从希腊出发远征到埃及、波斯本土并一直抵达印度河,是冷兵器时代最远的远征。[全文]

  有人说,基层干部直面百姓,相对于那些“大老虎”来说,“苍蝇”的社会危害性更为直接,不容小觑。[全文]

  据侨报网报道,《重庆晨报》报道,近日,重庆火锅学院首期培训开讲。来自重庆市火锅届的50位火锅老板成为了火锅学院的第一批学员。[全文]